开卷高考45年前广东的一个“大胆”的决定

1977年初冬的黄昏,20岁的金宇雁拖着劳累了一天的身躯走过村前的小河边,乡里的大喇叭传来了令他震惊的消息:“全国统一今年恢复高考!”在此之前,十年多的时间里,凭借寒窗苦读参加高考改变命运的通道被堵。金宇雁驻足而立,有些不敢相信是真的。大喇叭在那个时代,代表着最权威的声音,所有的指示和派工信息都从那里传来。大喇叭在广播这条消息的同时,还详细地告知了本年度的高考将于11月21日在全国范围内进行。

南粤大地都议论着这件平地惊雷的大事,从城市到山区,到远在深山邮路还不通畅的知青点。这一年,广东的报考人数空前,全省报名人数将近92万人(其中近38万人报考中专)。据当年参加高考考务和录取工作的工作人员回忆,加上报考文艺专业的共近96万人。

而在此前,广东高校招生采取的是推荐上学的政策。1977年实行的是“自愿报名,统一考试,地市初选,学校录取,省招生办批准”的办法。和全国其他省份一样,这一年,广东省实行自行命题。考虑到高考中断了11年,不少原来基础不错的考生,离开书本时间太长。为体现公平,更好地吸纳人才,广东省招生组经过多次讨论,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——广东采用开卷考试的方法。

因为当年报考人数实在太多,而全国的高校才404所,全国报考570多万人,最终被录取的只有约27万人,录取率不足5%。在广东,高考报考将近54万人,最终录取8700多人,录取率约为1.6%。这是高考恢复40多年来录取率最低的一年。

刚刚恢复的高考,不像后来都是在夏天举行,而是在冬天举行的。这是一个骚动而热闹的冬天,由高考而带来的学习热潮席卷全国,高考复习资料,成了热门书籍,一书难求。这一年,破空而至的高考,激励了成千上万的年轻人重新拿起书本,加入到求学大军中。第一次的高考,考试由各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命题。基本沿用“文革”前的考试办法:文理分科,文理两类都考政治、语文、数学,文科加考史地,理科加考理化。1978年,恢复了全国统一命题,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组织考试、阅卷、录取新生的工作体制。考试科目仍然分文、理类,文史类专业考政治、语文、数学、外语、历史、地理;理工类专业考政治、语文、数学、外语、物理、化学、生物。外语考试的语种可以选择英语、俄语、法语、德语、日语、西班牙语和阿拉伯语等。

1977年恢复的高考,广东省采用开卷考试的形式。这一年的高考,不像后来都是在夏天举行,而是在冬天举行的。

文件规定:凡是工人、农民、上山下乡和回城知识青年、复员军人和应届毕业生,符合条件均可报考。考生要具备高中毕业或与之相当的文化水平。

就连那些曾经地位极其低下,甚至一度被呼为“狗崽子”的知识青年,也预感到他们命运即将出现的变化。修改后的高考审核条件,几乎使所有人获得了平等的权利。

作为知识青年,金宇雁已经在广州近郊农场里“下乡”劳动了3年。当时心里实在太激动,但是他又感到特别忐忑,因为担心考不上。那时高考已经停止了11年,攒下了太多考生,对于自己所学的知识,每个人都没有太大的把握,都不敢抱太大的希望,但是,每个人都要去搏一搏,这是“改变命运的机会”。下乡的生活环境太艰辛了,大量的重体力劳动压在稚嫩的肩膀上,金宇雁每周只能吃两片肉,青菜也很少,每天都饿得睡不着觉。他太想改变自己的现状了。在他年轻的心中,有一种壮志未酬的感觉。他想把这一腔热血献给社会。从获知消息到高考只有两个多月的时间,报考后的金宇雁,每天从繁复的劳动中抽出时间,把能找到的课本全部重新读了一遍,就上了考场。

幸运之神眷顾了金宇雁,他通过了当年录取率只有1.6%的高考,为中山大学历史系所录取。在中山大学上学的4年是他人生中最宝贵的时光。“几乎是白天黑夜都在学习,身边所有同学都是如此,整个学习氛围非常浓烈,这是多珍贵的一个机会啊。”金宇雁回忆,入大学前他从未学过英语,大一从ABCD学起,每一秒都不舍得放过,到了大四已经能看英文原著,也能和外国人进行基本对话。经历过荒废,才特别理解渴望的力量。如饥似渴,只有这四个字,能真实地表达当时中国青年对知识的渴求。

这是一个空前绝后的场景,不少父子、母女、兄弟、姐妹、师生、夫妻携手同进一个考场,同挤“独木桥”。参加考试的人非常多,但最终过了成绩、体检关进入校门的寥寥无几。

那一代青年靠着自己的努力和勤奋,改变了人生的命运,不仅为自己赢得了尊严,也推动了整个社会不断进步。恢复高考连同后来一系列的改革措施,让中国社会迎来了知识大放光彩的时代。

1977年冬天恢复高考之后,不到半年时间,1978年夏天,求贤若渴的中国,接着举行了第二次高考,约610万人报考,录取约40.2万人。七七级学生1978年春天入学,七八级学生1978年秋天入学。这两次大规模的考试,报考总人数达1100多万人。

“知识改变命运”。恢复高考后,知识被重新赋予了尊严与价值。高考制度的恢复,不仅改变了几代人的命运,而且为中国在新时期及其后的发展和腾飞奠定了良好的基础,为中国的小康之路注入了强劲的活力。忽如一夜春风来,人们内心积聚太久的渴望得到释放,在迷茫和困顿中苦苦求索的数百万青年拥入考场。恢复高考不单单让参加考试的考生燃起信心与希望,更吹响了一个国家推崇知识、尊重人才的序曲。恢复高考不仅是这些“追梦人”改变命运的里程碑,也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前途命运的转折点。

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掀起了文化热潮。“读书热”“出版热”盛极一时,广东图书出版业快速发展。

在这种背景之下,全民掀起的读书高潮,一下子席卷了整个中国。知识被摆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,“读书无用”的论调,被彻底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。当时流传着这样一句谚语,“学好数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”。知识一下子成为敲开世界大门的钥匙。一套《数理化自学丛书》,成了热销大江南北的读物,它给渴望考上大学的知青们带来了自信和希望。为了能早日得到这套丛书,在新华书店门口出现了全家出动连夜排队抢购的壮观场面。印刷厂日夜赶印,仍供不应求。正是因为这套丛书,那些被耽误了的青年人的命运,从此有了改变。

这套《数理化自学丛书》共发行了约7395万册。这是中国出版史上的一个奇迹。在这个“不见面的老师”的引领下,知青们一步步由浅入深地迈进了知识的殿堂,它也成了全社会读书热的引线。

恢复高考后,广东省中山图书馆门庭若市,一大清早,图书馆还没有开门,青年们就已经在门口排起了长队。图书馆的老员工们至今还记得当年图书馆开门营业时的盛况。每天早上6点多,图书馆门口就开始排队了,到了开门时间,读者像潮水一样涌入。许多读者带上干粮,挤进图书馆后,一直待到晚上闭馆再出去。因为人太多,所以窗台上也坐满了人,许多人连窗台位置也坐不上,只能坐在地板上,甚至室外的阳台上。

众多读者在图书馆里废寝忘食地看书学习,他们中为数不少的人在做《数理化自学丛书》中的习题。《数理化自学丛书》原先馆藏约有10套,后来因满足不了这么多读者的需要,图书馆就和新华书店商量,最后得到了新华书店的支持,增加了几十套。

这壮观的读书场面,是少有的读书热潮,仿佛要将几代人的青春压缩进十年的光阴,将数千万青年翻阅的双手和注视的眼睛,压缩进圣殿般的书店和图书馆。

一部全景式史志式讲述广东小康建设辉煌成就的大型报告文学,时间跨度从1978年改革开放之初,至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以老百姓生活变化为立足点,从经济建设、政治建设、文化建设、社会建设、生态文明建设、科技创新等方面,讲述广东人民的奋斗故事,展现广东小康建设的艰辛历程与辉煌成就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