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红楼梦》又成高考热点看到作文题目那一刻考生直呼太难了

之前的江苏卷,自主命题时,连续15年高考考《红楼梦》!估计很多江苏考生都记忆犹新。原本《红楼梦》的作者曹雪芹,老家就在南京。江苏卷考红楼梦,太正常了。

现在的北京卷,此前也连续5年考了《红楼梦》,这也不奇怪,因为当年的江宁织造曹家被抄家后,全家便北上入京。据考证,《红楼梦》即是曹公在北京香山一代完成的。

但今年之前,高考中的《红楼梦》,一般只作为选择题、简答题的形式出现,分值在6分-10分左右,而且只出现在自主命题的省份,范围较小,全国卷还没怎么上过。

今年的高考,谁也没想到,《红楼梦》不仅上了全国卷,还是令许多人瑟瑟发抖的甲卷,而且是以大作文的形式出现,60分的作文!不上全国卷则已,一上来就是王炸啊。

《红楼梦》写到“大观园试才题对额”时有一个情节,为元妃(贾元春)省亲修建的大观园竣工后,众人给园中桥上亭子的匾额题名。有人主张从欧阳修《醉翁亭记》“有亭翼然”一句中,取“翼然”二字;贾政认为“此亭压水而成”,题名“还须偏于水”,主张从“泻出于两峰之间”中拈出一个“泻”字,有人即附和题为“泻玉”;贾宝玉则觉得用“沁芳”更为新雅,贾政点头默许。“沁芳”二字,点出了花木映水的佳境,不落俗套;也契合元妃省亲之事,蕴藉含蓄,思虑周全。

以上材料中,众人给匾额题名,或直接移用,或借鉴化用,或根据情境独创,产生了不同的艺术效果。这个现象也能在更广泛的领域给人以启示,引发深入思考。请你结合自己的学习和生活经验,写一篇文章。

估计很多考生看到这个作文题,直接就是一脸懵,因为完全不知道从哪里下手。哪怕是熟读红楼梦的粉丝,在高考作文题出来后,也都直接表示,太难了,我不会!

其实,今年高考之前,我也一直在想,如果考《红楼梦》它会考什么?在出题形式上会不会有新的尝试,比如不是选择题,也不是简答题,而是阅读理解题,或者是别的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。

但万万没想到,今年的全国卷(甲卷)的作文题,直接用《红楼梦》里的“大观园试才题对额”一回入题,这可是大作文啊,整整60分!

作文出来后,也有人表示,读不读红楼梦,都不影响写作文,因为《红楼梦》的这段材料只是个引子,是个启发,只要能读懂这段材料的意思,能正确破题,一样能写出作文来。

固然如此,但我们也不能忽视,全国卷的大作文,引用《红楼梦》里的情节做作文材料,这其实是个很明显的信号,《红楼梦》作为高考语文中的“常客”,大有越来越重要的势头。

可以肯定的是,明年的高考语文,《红楼梦》相关知识,依然会考。所以,别再觉得读经典名著浪费时间,没有意义,在高考中,它有时能决定一个孩子的命运。

即便我们不谈经典文学对一个人价值观的影响和丰富知识、提升素养的作用,就从现实的角度来说,熟读红楼梦,至少可以让我们在高考中做到游刃有余,多拿分。

别说一篇60分的作文,写好了能让你在高考成绩上刷掉数万人,就是一道10分的简答题,完全答对了,也能让你在高考的竞争中甩掉很多人。

作文是主观题,没有标准答案,只要正确解题,不跑偏,不离题,文笔好些,逻辑自洽,语句顺畅,如果能再引经据典,深入浅出,作文很容易拿高分。

红楼梦原著里,贾政试宝玉才学,但在此处题额时,并没有直接让宝玉拟定,而是先问了这些清客相公。其实这些人早已知道,“贾政要试宝玉的功业进益如何,只将些俗套来敷衍。”

所以,当贾政问诸公时,诸人都道:“当日欧阳公《醉翁亭记》有云:‘有亭翼然’,就名‘翼然’颇好。”

这在寻常之家,有个与名家同名的亭子,也不失为一件雅事,可红楼梦里的贾府,那是赫赫扬扬的国公府,而且这大观园是为元春省亲而建,为亭子取名,直接把别人现成的名儿拿来用,显然不合适。

就像后面众人为后来李纨的住处取名“杏花村”一样,贾政就说,“杏花村”固佳,只是犯了正名。因为唐代诗人杜牧诗中有“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。”句。而贾宝玉更是冷笑说:村名若用‘杏花’二字,则粗俗不堪了。

所以,我们看大观园试才题对额一回,众清客给出的题额,大多都是现成的,很俗的词,稍微有些知识储备的人,都想得到的,我们可以称之为文学的第一层境界,说白了,就是把人家的东西直接搬运过来,属于照抄阶段。

贾政觉得“翼然”二字不好,因为它没有结合实际情况,不能真实反映出这个亭子的地理位置,相当于名字虽雅,但与这处景观的契合度不高。因此,他结合“此亭压水而成,还须偏于水题方称。”最终给出了一个半是借鉴半是创造的词“泻玉”。

贾政取此名,依然没有跳出欧阳修的《醉翁亭记》,其中有一句“山行六七里,渐闻水声潺潺,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,酿泉也。”这一层我们可以称之为文学的第二层境界,他已经不是纯粹的照搬,而是开始点题了,融入了自己的思考和再创作,属于模仿阶段。

清客们是生搬硬套,名虽清雅,但跟大观园的这处亭子没有任何关联,属于亭子和名字完全不搭的割裂关系,纯粹就是附庸风雅。政老爷点了水题,用一个“泻”字,又将水比“玉”,组成“泻玉”二字,其实古人也有现成之句,如黄庭坚“时雨泻玉除,潢流涨天井。”汪亭讷“泻玉寒泉绕石台,夜中归鹤栖松院。”

而且,按宝玉所说,当日欧阳公用“泻”则妙,如今这亭用“泻”则不妥,为什么?我们来看“泻”字本意,是很快地流的意思,欧阳修的《醉翁亭记》写的是游赏宴饮的乐趣,泻字直抒胸臆,能表达出畅快之意,自然好。

但大观园是元春省亲驻跸别墅,各种亭台楼榭,山石轩馆的题额应入应制之列,用泻字就显得不够庄重,“亦觉粗陋不雅。”你看,我们平时都说宝玉不学无术,但在诗词联对上,他不仅有才学,也能站到更高的一个层面上来思考问题。

清客相公们和政老爷都没考虑到这些匾额不仅要清雅新奇,更要符合皇家规范,不能有任何粗俗不妥字眼,贾宝玉这个富贵闲人竟然虑到了这一层。所以,他虽然极恶读书,并不代表他不懂礼仪。

宝玉最终用了一个“沁芳”为此亭命名,于是一系列的沁芳就出来了,沁芳亭、沁芳桥、沁芳闸。

这个词,当属贾宝玉独创,“沁”字,应水题,意为香气、液体等渗入或渗透,如我们常说“沁人心脾”,有词牌名即名“沁园春”,取字很雅,入应制也没问题。而“芳”字则应亭周边景致。

这个应该属于文学的第三层境界,属于完全将自己融入其中,不仅点题,更符合大观园为省亲而建的应制之意,还把周边景致尽炼其中。脂砚斋也忍不住夸道:果然。真新雅。

不仅如此,宝玉随后还做了一副七言对联出来,与“沁芳”二字遥遥呼应,也是对这二字最好的解释。他说:绕堤柳借三篙翠,隔岸花分一脉香。这副对联里,有水,有景,有色,有视觉,有嗅觉,恰如“沁芳”二字,真是绝妙。

有人据作文题,将其总结为“点线面”的问题,也有总结为“信达雅”的问题,总之也是“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。”每个人因自己的知识体系、成长环境、工作背景等的不同,对同一事物的认知也会不同,这大概就是文学的魅力吧。

其实不独高考,我们中学就学过“葫芦僧乱判葫芦案”的文章,而现在的小学课本中,也有根据原文第七十回众人放风筝一节所改编的《红楼春趣》一文。也就是说,《红楼梦》几乎已全面登入中小学课本,因此,年年高考“露脸”也就很正常了。

《红楼梦》成高考中的“常客”,也带动了以其为首的国学文化和经典名著的翻红,其实这些包罗万象,内涵丰富,经久不衰的文学名著,才是我们最该学习的范本,最该传授给孩子们的文化底蕴啊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